您现在的位置:open道德真源 >>open佳文赏析 >>open孔子对颜回的教育(图)
Email

 

孔子对颜回的教育(图)

作者: 熊华堂

 

 

  颜回见仲尼,请行。

  颜回去见他的老师孔子,要求远行出差。看来古代师生之间的关系表面上是松散的,其实很紧密,学生到哪里都是要请假的。

  曰:“奚之?”曰:“将之卫。”

  孔子问,你要到哪里去?老师要替学生负责任,颜回要离开自己,必须问清楚所去的地方。颜回回答说,准备到卫国去。

  卫国曾经是孔子周游列国的第一站,在现河南濮阳一带。

  曰:“奚为焉?”曰:“回闻卫君,其年壮,其行独;轻用其国,而不见其过;轻用民死,死者以国量乎泽若蕉。民其无如矣。

  孔子又问:你去那里干什么?颜回说:我听到传闻,卫国君王,年轻气盛,独断专行,不拿自己的国家当回事,根本觉察不到自己的过错。他这样胡作非为,致使许多老百姓都死掉了,死的人数有一个小国家那么多,尸体就像河里的草一样,到处都是。民众一点办法也没有。

  回尝闻之夫子曰:‘治国去之,乱国就之,医门多疾。’愿以所闻思其则,庶几其国有瘳乎!”

  颜回开始要拍老师的马屁了,他说,我之所以要去卫国,还因为过去老师曾经说过:一个国家要是治理得很好了,你就可以离开了;一个国家要是很混乱,你就可以前去,那里才有你的用武之地,就像医生的门前总是有很多病人一样。颜回说,我现在到卫国去,就是想用在老师您那里学到的方法,去解决卫国的问题,或许卫国还有救吧。

  仲尼曰:“譆!若殆往而刑耳!夫道不欲杂,杂则多,多则扰,扰则忧,忧而不救。

  孔子听颜回一番话,冷笑了一声,就开始教训学生说,你恐怕还没有认识到你此去的危险吧,你去吧,我敢说,你去后必受刑戮,会死得很惨的。治国的方法不易太杂乱,杂乱了就多了,多了就容易干扰决策,干扰决策就会增加忧愁,添加麻烦,整日忧愁缠身,麻烦不断,还能有救吗?

  孔子这里在谈治国,也是在谈修道。修道就是要去除杂念。杂念不除,修行不成。卫国现在已经够乱的了,颜回还要去添乱,结果只会引火上身。

  古之至人,先存诸己而后存诸人。所存于己者未定,何暇至于暴人之所行?

  孔子继续训斥颜回说,古代的得道之人,总是要先救了自己,再去救别人的。你现在自己还不能入定,内心还不清净呢,你都没有得道,不自己好好地修行,怎么有功夫去纠正暴君的行为呢?

  且若亦知夫德之所荡而知之所为出乎哉?德荡乎名,知出乎争。名也者,相轧也;智也者,争之器也。二者凶器,非所以尽行也。

  这里出现一个“荡”字,荡是什么意思呢?庄子是古时宋人,既现在的河南商丘人。河南有句土话叫:满水不荡,荡水不满。你如果听到一瓶水框框当当的,那一定不是一瓶满水,最多是半瓶水。荡,就是东西不多,但总想冒尖,想出个头,想显示自己的存在。

  所以孔子就对颜回说,你知道吗?一个人为什么总是想表现自己的德行和张扬自己的知识吗?表现自己的德行是为了名声,张扬自己的知识是为了争强。名,只会引来人们的相互攻击;知识是人们争强好胜的工具。求名也好,展示自己的知识也好,都像凶器一般,你玩不到底的,非送命不可。

  颜回,字子渊,亦名颜渊,是孔子最得意的弟子。《雍也》说他“一箪食,一瓢饮,在陋巷,人不堪其忧,回也不改其乐”。他为人谦逊好学,“不迁怒,不贰过”。非常尊重老师,对孔子无事不从,无言不悦。

  据说有一天,颜回去街上办事,见一家布店前围满了人。

  他上前一问,才知道是买布的跟卖布的发生了纠纷。

  只听买布的大嚷大叫:“三八就是二十三,你为啥要我二十四个钱?”

  颜回走到买布的跟前施一礼说:“这位大哥,三八是二十四,怎么会是二十三呢?是你算错了,不要吵啦。”

  买布的仍不服气,指着颜回的鼻子说:谁请你出来评理的?你算老几?要评理只有找孔夫子,错与不错只有他说了算!走,咱找他评理去!

  颜回说:“好。孔夫子若评你错了怎么办?”

  买布的说:“评我错了输上我的头。你错了呢?”

  颜回说:“评我错了输上我的冠。”

  二人打着赌,找到了孔子。

  孔子问明了情况,对颜回笑笑说:

  三八就是二十三哪!颜回,你输啦,把冠取下来给人家吧!

  颜回从来不跟老师斗嘴。

  他听孔子评他错了,就老老实实摘下帽子,交给了买布的。

  那人接过帽子,得意地走了。

  对孔子的评判,颜回表面上绝对服从,心里却想不通。

  他认为孔子已老糊涂,便不想再跟孔子学习了。

  第二天,颜回就借故说家中有事,要请假回去。

  孔子明白颜回的心事,也不挑破,点头准了他的假。

  颜回临行前,去跟孔子告别。

  孔子要他办完事即返回,并嘱咐他两句话:“千年古树莫存身,杀人不明勿动手。”

  颜回应声“记住了”,便动身往家走。

  路上,突然风起云涌,雷鸣电闪,眼看要下大雨。

  颜回钻进路边一棵大树的空树干里,想避避雨。

  他猛然记起孔子“千年古树莫存身”的话,

  心想,师徒一场,再听他一次话吧,又从空树干中走了出来。

  他刚离开不远,一个炸雷,把那棵古树劈个粉碎。

  颜回大吃一惊:老师的第一句话应验啦!难道我还会杀人吗?

  颜回赶到家,已是深夜。

  他不想惊动家人,就用随身佩带的宝剑,拨开了妻子住室的门栓。

  颜回到床前一摸,啊呀呀,南头睡个人,北头睡个人!

  他怒从心头起,举剑正要砍,又想起孔子的第二句话“杀人不明勿动手”。

  他点灯一看,床上一头睡的是妻子,一头睡着自己的妹妹。

  天明,颜回又返了回去,见了孔子便跪下说:“老师,您那两句话,救了我、我妻和我妹妹三个人哪!您事前怎么会知道要发生的事呢?”

  孔子把颜回扶起来说:昨天天气燥热,估计会有雷雨,因而就提醒你‘千年古树莫存身’。你又是带着气走的,身上还佩带着宝剑,因而我告诫你‘杀人不明勿动手’。

  颜回打躬说:“老师料事如神,学生十分敬佩!”

  孔子又开导颜回说:“我知道你请假回家是假的,实则以为我老糊涂了,不愿再跟我学习。你想想:我说三八二十三是对的,你输了,不过输个冠;我若说三八二十四是对的,他输了,那可是一条人命啊!你说冠重要还是人命重要?”

  颜回恍然大悟,“噗通”跪在孔子面前,说:“老师重大义而轻小是小非,学生还以为老师因年高而欠清醒呢。学生惭愧万分!”

  从这以后,孔子无论去到哪里,颜回再没离开过他。

  颜回被后人列为七十二贤之首。但颜回不到四十岁就离开人世,的确是一种遗憾。

  且德厚信矼,未达人气,名闻不争,未达人心。

  这时孔子对颜回说,况且你的德行和信誉还不够,人气还不足。你的名气还未到公认的程度,你一开口说话,可能就会有人说:这小子行吗?他说的对吗?人们或许也听说过你颜回的名字,但对你还是有怀疑的。

  记得有一个心理学实验,是让同一个人面对不同的群体讲课,但每次的身份介绍都不一样。一次说是本领域的新人;一次说是青年教师;还有一次说是大学教授、学术权威。结果在评课时大家把那个新人说得一无是处,而对那个专家是大加赞赏。其实人都是同一个人,课都是同一种课。呈现在世人面前的身份不同,得到的认可度也会大不相同。孔子对世间法则确实很熟悉。当一个人未被确信之前,做什么事都很难,难就难在人家不信你。但出名了,被社会认可了就很好办,有时犯点错误,别人也会帮你找出许多正确的理由来。现代社会依然是这样。

  当然大家别忘了,这一篇是“人间世”,这里是庄子借孔子的嘴在说话,在告诉我们如何立于世间,如何处事以及如何保全自己的秘诀。

  而强以仁义绳墨之言,术暴人之前者,是以人恶有其美也,命之曰菑人。菑人者,人必反菑之,若殆为人菑夫!

  孔子继续告诫颜回说,你要硬是拿着仁义这把尺子在暴君面前晃来晃去的,不过就是想证明对方是错的,而你是对的吗?你的这种行为我给它起个名字就叫“害人”。害人者,必被别人反害之。你希望冒着危险让别人去害吗?

  且苟为悦贤而恶不肖,恶用而求有以异?

  即便是卫君喜欢贤才,讨厌坏人,那他又怎么不用自己手下的那些人,而要等着你颜回去说三道四呢?你有什么与他人不一样的地方吗?

  若唯无诏,王公必将乘人而斗其捷。

  是卫君让你去的吗?显然不是吧。你连他的诏书都没有,这叫名不正则言不顺。你到后,那些王公大臣们一定乘其不备,快速地与你明争暗斗,强龙不压地头蛇,你会吃亏的。

  而目将荧之,而色将平之,口将营之,容将形之,心且成之。

  他们将会斜眼看你,不会给你好脸色,嘴里也不会说你的好话,很有可能把你说得一无是处的,慢慢地卫君就会对你有成见。那你还能有好下场吗?

  是以火救火,以水救水,名之曰益多。

  这叫以火救火,以水救水,你说多余不多余?

  顺始无穷,若殆以不信厚言,必死于暴人之前矣!

  这样下去,会陷入恶性循环中,没有穷尽的时候。你如果不相信我的好言相劝,那你就去吧,你死定了。

  且昔者桀杀关龙逢,纣杀王子比干,是皆修其身以下伛拊人之民,以下拂其上者也,故其君因其修以挤之。是好名者也。

  你知道过去的夏朝的暴君桀为什么杀了贤臣关龙逢吗?你知道商朝的暴君纣为什么杀了自己的叔父比干吗?就是因为他们认为自己修养很好,对人民也不错,于是整天抱怨国君的过失。于是那些君王们就说话了,你不是想当个大忠臣吗?我到底要看看你的心脏是不是也写着“忠臣”二字呀,便命人把心脏挖出来证明给人看。这都是求名的下场。

  昔者尧攻丛、枝、胥敖,禹攻有扈,国为虚厉,身为刑戮,其用兵不止,其求实无已。是皆求名实者也,而独不闻之乎?名实者,圣人之所不能胜也,而况若乎!

  过去尧帝攻打丛、枝、胥敖这三个小国家,大禹攻打有扈,结果是国库空虚,自己也受到了痛苦地折磨。他们不停止用兵,无非是想多得点实惠,多扩大点地盘,捞点好处,但是很难做到。尧帝和大禹都是求名声,求实惠的人,你没有听说过他们的事吗?求名求实,连他们这些被后人称之为圣人的都做不到,何况是你呢?

  虽然,若必有以也,尝以语我来!

  孔子教训了颜回半天,从各个方面分析了逞能、强为的严重后果。但孔子毕竟不是一个独断专行的人,所以又说,你也跟了我不少年,应该有些头脑的。你既然要去卫国,必定有自己的理由吧,你说给我听听吧。

  读《庄子》你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,许多地方都是拿孔子开涮的,但“人间世”偏偏让孔子出来说法。这是什么个道理呢?是不是庄子认为讲人间的俗世有孔子就够了?还是孔子至于暮年也成为了一个得道人呢?

上传日期:2013.12.27

返回目录

 

Copyright © 2001-, All Rights Reserved. www.daode.org